邓小平和贺彪的亲家渊源

时间:2022-04-27 09:40编辑:admin来源:未知当前位置:担当作文网 > 英语作文资料
邓小平和贺彪的亲家渊源

“现在邓家有难,从今天开始,平平就算是邓家的儿子了。”“现在只剩下飞飞这么一个完整的儿子了,我们要把邓家这个儿子保护下来。”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再现了两位老人、两个家庭在风雨中结成的情谊.

贺彪是一位老红军。1930年初,贺彪便到贺龙领导下的红军主力部队的卫生部门工作。

红军长征时期,贺龙因误服有毒之物,几乎奄奄一息,是贺彪用土办法治好的;贺龙的夫人以及现已成为共和国将军的贺龙的女儿贺捷生,也是贺彪抢救回来的;贺彪还给夏曦、关向应、任弼时治过病;在延安时期为陈云的夫人接生过;解放后为王震治疗的手术主过刀。

贺彪由一名医官,成长为红二方面军卫生部门的领导人,后来又成为一二o师卫生部门的负责人。解放战争时期,他在彭德怀部队中负责卫生工作,有“红军华佗”和“红色神医”之称。有关邓小平与贺彪的亲家渊源,一直鲜为人知。

邓小平干什么事都特别认真。定个儿女亲事,竟也好像决定国家大事一样的正式

毛毛撰文回忆了她与贺平认识的过程:

1971年下半年,我还在陕北的黄土地上的时候,著名老将军吕正操的女儿吕彤岩从中国医科大学毕业,分配到离我们村子五里地的公社卫生院当医生。我常常抽空找吕彤岩玩儿。有一天,我们聊着在北京熟悉的生活和熟悉的人,她突然说:“唉,我认识一个人,叫贺平,一定跟你合得来。我要介绍你们认识!”吕彤岩是个说干就干的干脆人,在回北京的时候,还真的去找人,并且生拉硬扯地让我们通上了信。

通过来往的信件,毛毛了解到贺平是一个自立、刻苦、有为和有责任心的青年。

贺平是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的学生,“文革”中被莫明其妙地诬陷为什么“中国共产党非常委员会”的人,抓进监狱关了一年零四个月。审查了半天,一句“事出有因,查无实据”就放了出来,分配到湖南沅江一个军垦农场劳动。

“可能是因为遭遇相似吧,几次通信之后,我们就感到共同语言很多。不久,贺平准备到江西永修探望在干校劳改的父母,要路经南昌。我便将此情况如实地报告了父母亲。”

几乎同时,在湖南永修的贺彪夫妇也从贺平的来信所夹的一张照片中认识了一个浓眉大眼的姑娘。后来,贺彪知道他们在谈恋爱时,便对贺平说:她爸爸是个好人,你是一个男孩子,一定要照顾好她!

听说一个老红军的儿子来“考”女婿,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很高兴,一家人做了好多的菜,把一个小方餐桌摆得满满的。

面对一桌丰盛的饭菜,贺平这位从湖南军垦农场来的26岁的大小伙子,一点儿都没客气,像到了家一样,那么多的饭菜竟然一扫而光。也许这是贺平在那个压抑的年代吃得最痛快的一顿饭。

晚上,大家坐在楼上,贺平把各种听来的、看到的消息,全都告诉了邓小平一家人。他们最爱听的,是林彪倒台的经过;最关心的,则是解放老干部的消息。

在贺平到来的日子,邓家的人除了忙碌外,多数是观察贺平。邓小平经常是点着一根烟,看个子高高大大的贺平在邓家忙前忙后,抢着干力气活。

然后,邓小平就听贺平讲自己的情况。邓小平从贺平讲话中了解了贺平的政治态度、立场和思想。没过多久,邓小平就同贺平摆开了“龙门阵”。

住了两天,贺平要去永修卫生部干校看望他的父母。临走前,他把带给父亲的一条云烟(当时挺不容易买到的)一分为二地掰开,给邓小平留了一半,另一半带给父亲。

送走贺平后,邓小平一脸高兴的样子,一拍大腿,用他那浓重的四川口音说:

“看样子,这门亲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邓小平这个人,干什么都特别认真。定个儿女亲事,竟也像决定国家大事一样的正式……

邓小平、贺彪见面,只说一些往事和对孩子的教育,很少说政治……但却很谈得来

1972年初夏,贺平的到来,给两家带来的不仅是亲情的团聚,更多的是对未来的希望。

实际上,从当时的情况看,子女们能允许来探亲,本身就反映了邓、贺两家在流放岁月的解禁。1971年9月中旬,林彪叛逃,未待中央传达,就有当年在战场上生死与共的战友给贺彪送信,告知“林贼已亡”,贺彪喜不自禁。

儿子又带来许多老干部被解放的消息,贺彪已意识到“风云将变”!

1972年4月29日,干校方面通知贺彪,经周el批准,贺彪即日可以返京,但通知未提及家属事宜。贺彪坚持与妻子陈凯同行,竟被批准。几乎同时,邓小平夫妇也在毛zd、周el的过问下回到了北京……

回到北京的邓小平经周el推荐,毛zd、党中央批准,任总参谋长、国务院副总理,并在周el病重期间主持国务院工作。

这期间,贺平与毛毛已经结婚,婚礼很简朴,但毕竟已渡过了一次劫难,两家都很高兴。这样,两家人才有了见面的机会。

贺彪在邓小平家附近看了一位老同志后,顺便同陈凯看看亲家。在宽街的一座大红门前,贺彪叩开了门。

“回来了!有工作干就好啊!”邓小平与贺彪握手后说,“当年贺龙同志到西南,还推荐你这个卫生部长,可听说彭总不放哟!”邓小平的话就是告诉贺彪:我们早就熟悉!一句话就使两家其乐融融。

接下来,邓小平对卓琳说:“来贵客了!搞饭啊,他是湖北人,爱吃鱼,要搞点鱼!”

“做鱼,做鱼!一定要有鱼!”卓琳也是一个爽快人。全家都沉浸在这次两家聚会的喜悦中。

两位老人落座后,便回忆起战争年代为数不多的见面情形,他们对参加七大都记忆犹新,一下就回到往事中……

这是一次难忘的会面,也是两位亲家进一步友谊的开始!

邓小平再次落难,贺彪嘱咐儿子贺平:“生,和邓家在一起;死,也和邓家在一起”

自从邓小平出来主持工作后,各项工作又出现了新的局面。但天有不测风云,“四人帮”利用毛zd病重不能视事,在邓小平工作全面展开之时,一场“反击右倾翻案风”又将邓小平打倒了……

贺彪和妻子陈凯,1972年从江西卫生部干校回北京后,一直住在和平里一个国务院分配的宿舍楼里。在经历了这么多风雨磨难后,性格依然刚直如旧。特别是发生“天安门”事件期间,贺彪一直关注着时局的发展,十分为他们的亲家———邓小平和邓家一家人担心。

“两个决议”发表后,贺彪不知道邓家人的消息,心急如焚,连觉都睡不着。一天,他突然看见贺平回来了,便抓着儿子,详细地问清了邓家的情况。贺彪对贺平说:“你不要在我们这里多停留,赶快回去把他家老二飞飞(邓质方)带来。”贺平遵嘱回家,把毛毛和飞飞一起叫上,骑自行车来到和平里。

看见飞飞,贺彪十分郑重地说:“平平、毛毛、飞飞,你们听我说。我有三个儿子,平平和毛毛结婚,就等于我把这个儿子交给邓家了。现在邓家有难,从今天开始,平平就算是邓家的儿子了。平平,你不要担心我们,就随邓家去。生,和邓家在一起;死,也和邓家在一起。”说着说着,贺彪的眼中流下了泪水。

他继续说:“你们家现在非常危险,‘四人帮’那些坏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甚至会害你们。邓家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已经被整得残废了,现在只剩下飞飞这么一个完整的儿子了。我要把飞飞送到我在湖北洪湖的老家藏起来。我们要把邓家这个儿子保护下来。”

但是,在这艰难的时刻,飞飞怎么能够为了保全自己而离开全家人呢?飞飞对贺彪说:谢谢您了。我不走,我要和全家人在一起。贺彪说得恳切,飞飞也回答得坚决。他们都是为了亲人……

孩子们离开和平里时,贺彪和陈凯两位老人,站在楼前的台阶上,无限眷恋地望着他们。

当邓小平出来工作时,贺彪虽然处于半闲置状态,但他在邓小平面前却只字未提,也没有更多地你来我往。现在亲家处于危急时刻,贺彪能肝胆相照,这份亲家加同志的友谊是何等的可贵啊!

好在天公开眼,邓小平最后一次磨难并不像过去那样漫长。毛zd去世不久,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邓小平第三次登上历史的舞台,成为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两位亲家又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在后来会面的日子里,他们谈孙女、说娱乐。邓小平喜欢桥牌,贺彪在延安和晋西接待外国友人时,也学会了玩桥牌。两人见面后,都称这是益脑的运动。在说起老年保健时,贺彪则尽他医生之能,提醒邓小平注意。在对邓小平一些老年病的治疗中,贺彪推荐医生,考虑治疗方案……

邓小平第三次出山,贺彪也是正获彻底解放之时,经胡耀邦亲自过问,他被安排回部队,担任了总后勤部副部长兼总后卫生部长。

邓小平生病住院,按贺彪所嘱,贺平一直伴随左右,忙前忙后贺彪最后一次见到亲家邓小平是在1996年。在此之前,他得知邓小平有病,便告诉贺平,邓家女儿多,男孩子身体不好,小平同志住院你要负责照顾。按他所嘱,贺平在邓小平住院期间一直伴随左右、忙前忙后。

为了照顾邓小平的治疗和休息,中央已作了探病限制,但贺彪却没顾什么限制,这也是他一生破例“违规”。他顾不上请示,通过自己在三o一医院的老部下探望了邓小平。

病榻上,邓小平见到他时,精神很好,两人又谈起孩子和孙子……邓小平有信心战胜病魔,贺彪也祝他取得最后的胜利。一对亲家最后的见面十分感人。

贺彪怎么也没想到,这次见面竟成了永别。在那个不平常的早晨,贺彪接到儿子的电话……

就在邓小平谢世几年后,

1 2 3 下一页
邓小平和贺彪的亲家渊源

文章来源: http://www.titotopin.com文章标题: 邓小平和贺彪的亲家渊源

原文地址:http://www.titotopin.com/yyzwzl/612.html

上一篇:那一刻我迈上了新台阶初

下一篇:没有了

排行

精选

TAG